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哈密

云计算大热 IBM竞逐公有云

2020/1/10 11:07:20 我要评论

  相信大家都有一样的感觉,有些新东西在一霎那间就变成了炙手可热的东西,云计算当如此。当“云计算”这个高科技的概念,与生长在深山里的黑猪,或者崇山峻岭间的移动基站,或者奔驰在高速公路上的货运汽车这些事物联系起来时,对IBM(192.17, 1.44, 0.75%)和它的“同路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IBM

  IBM

  如今“云计算”似乎已不再是办公室白领的特权,换言之,当IT消费化这件事情真的到来时,云计算到底改变了什么?

  8月28日,“IBM西南卓越云计算中心”落户中国第一县四川眉山仁寿。该项目的目标是一年内实现产值1亿元,三年内产业产值达6亿-8亿元。预计到2014年底,项目周边落地集聚各类软件公司将达15-20家。

  7月30日,IBM中国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该公司与国内云计算服务提供商首都在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首都在线”)签署公有云长期战略合作协议。这被认为是IBM公有云在华落地的标志。这不是IBM第一次作为跨国公司在中国“搭建云计算平台”,但与过去不同,“云计算”开始为数据中心注入可落地、可运营、可盈利的业务。

  之前,另一个跨国软件巨头微软(33.03, 0.34, 1.04%)与国内运维商世纪互联(15.8, 0.48, 3.13%)达成合作,微软Windows Azure正式落地,率先在华提供公有云服务。在“公有云”市场,亚马逊(297.92, -0.94, -0.31%)是当前的领跑者。该公司公有云服务去年的营收为20亿美元,而明年有望增加到50亿美元,亚马逊据称也正在中国市场加速布局。中国公有云市场“厮杀在即”。

  “云”的新饭碗

  过去一个月内,地处东北的辽源市、迎来了15家企业到当地建立全资子公司,基于当地的“云平台”建设和运营智慧城市的各个应用项目。

  该市市长金育辉没有想到自己所管辖的这个老工业基地,会成为最早的一批“云计算”的受益者。通过云平台,这个城市大到电子政务,小到食品安全,都有信息平台。所有的学校和大中型饭店都有食品监管。曾经的资源枯竭型城市,成为东三省和内蒙古跨行业的云计算服务核心。

  辽源的故事,开始于两年前,那时,这个老工业基地正在进行新产业培养。和当时很多亲睐信息化的城市管理者一样,金育辉希望通过IBM的信息化技术提高城市的管理水平。

  当时,IBM正大步迈进中国的云计算市场,IBM大中华区软件集团云计算及移动互联部门的主要业务是给各电信运营商的云中心提供软件和技术服务,当时这个业务还如火如荼,每个礼拜、每个月都有很多标在投,因为IBM的品牌效应,到2011年底,有十几个省级移动的云中心用的都是IBM的产品。

  但现实情况是,每次问到搭建“云”做什么?客户都只是把原有的业务搬到云上,最多的说法是“领导说大家都做云,所以我们必须得上云的项目。”很多数据中心堆满了机器,里面的服务器都做好了虚拟化并且串联起来,却没有业务。

  云到底是什么?应该承载什么样的使命?在IBM内部也有激烈的讨论。

  有数据显示,在2011年到2012年底,中国大陆地区在建或计划中的49个云计算基地大部分闲置。过度消费的云计算,离给人们的生产生活带来改变还很远。如何进行有效的释放价值,成为现阶段亟待解决的问题。“因为IBM整体在中国转型,整个体系还没有彻底转过来,我们还在尝试过程当中。”一位IBM高管表示。

  IBM早在2007年的模式是“私有云”,即通过互联网为单一用户建立提供计算服务的平台。IBM软件集团云计算和移动互联项目总监梁志辉说,“云之所以有价值一定是因为它能够带来用非云的方式所做不了的事情,形成了新的商业价值和模型。但怎么找到企业、客户、使用者,怎么让大家用,同时发挥经济效益,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

  2011年底,国内服务器厂商,包括华为、中兴、浪潮先后卷入了“云计算”的大潮,有些价值500多万的项目,华为、中兴甚至可以不要钱,或者只要10万元的跳楼价,而等着向电信卖很基础设施补回来。IBM因为详细的财务核算制度,无法做这样的赔本买卖。昨天还能赚钱的商业模式,正被新的技术,新的商业模式所取代。

  “我们对中国经济的了解太肤浅,对地方经济的了解太肤浅,自认为在办公室里一坐,咖啡馆里一坐靠互联网信息就能指点江山。”当时的IBM云计算解决方案负责人朱绍康说,“这件事到头了,我们得找新的饭碗了。”

  弹性商业模式

  从惨烈竞标中“败”下来的IBM,开始寻找新的方向。云计算解决方案团队成员们开始走出办公室,在所有他们认为有可能对“云计算”有渴求的地方,拜访当地的政府部门和行业客户。“如果只是在原有的商业模型上,做资源的整合、节约和效率的提升,并不是‘云’的真意。”IBM中国开发中心首席技术官兼创新工程院院长毛新生说,“但对于云来说,商业更重要,那是目的。”

  外资进入中国的云计算市场,有一个不能绕过的门槛。必须通过中国企业的参与,才能开展云计算业务,并只能在其中作为技术、设备、商业模型的提供方。

  2012年3月,IBM与辽源市政府签约和国内服务外包供应商软通动力(4.95, -0.15, -2.94%)合作搭建了东北第一个“云中心”。辽源成为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云样本”。

  在这一合作模式中,IBM是所有的软硬件设备和商业模型的提供方,提供数据库和软件,软通动力作为IBM的合作伙伴,双方依托IBM的云平台,部署其他企业的应用。软通动力也可以整合资源平台提供自身的应用。纳入软通动力后,IBM新的云业务模式启动。

  2012年4月,甘肃移动试图转型。当时,甘肃移动已经在兰州拥有近2000万个人客户和10万集团客户,包括中小企业。8月,IBM与甘肃移动达成合作。

  10月,甘肃移动第一个应用“外勤通”上线。该应用将过去完全靠手机定位方式,把野外基站的运维纳入系统,基本可以杜绝维护人员不在现场的“缺席运维”现象。很快这个应用还给甘肃移动带来了客户——兰州铁路局用它来完成铁道巡检,巡检员只要在铁道上走过,系统就会自动采集数据确认巡检。

  运营“云”业务不仅解决了甘肃移动自身的问题,还赚到了钱。中国移动甘肃公司副总经理卢志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我们采用多样的计费模式,包括集团收费或者按照使用人数或资源占用来收。”不久,更多的应用上线,包括外勤通、薪酬通、商务通、零售通。一个街道小卖部的店主,下载一个终端应用到自己的手机,每个月向移动多交200块钱,就可以通过“云”加入移动终端,通知啤酒厂或面包店补货。

  在这个平台上,IBM获得的回报是通过软通动力运营实现的利润分成。对于正在增长的云计算业务,IBM在中国的获利模式仍然是通过运营和业务分成来实现。云业务注重的不是案例的数量,而是每一个案例的生命力——是否能够实现良性循环——让平台上的各个环节都赚到钱。

  竞逐公有云

  2012年,IBM云收入增长了80%;该公司预计,到2015年底,每年的云收入将达到70亿美元。在这个过程中,IBM试图建立一个商业的闭环,包括移动运营商、政府、第三方公司、软件开发商等,其中的每一个环节都能获益。就是这种“借力”和“分利”的行为,推动着一大帮人跟随IBM朝前走。

  2013年8月中旬,甘肃移动开始招第二批应用上线,有很多ISV(独立软件提供商)希望把自己的应用放在这个平台上由移动来推,甘肃移动通过招标来筛选优质的产品,IBM和软通做评委。目前有20多个应用上线,还有一些在评估当中。这种模式使云服务甘肃(乃至中国大陆境内)的落地成为现实。

  另外一方面,IBM在2013年对硬件策略进行大幅调整。让IBM全线的硬件产品都能够对云计算做最大程度的支持。

  眼下看来,这样的业务并不足以与硬件和软件销售所获得的丰厚回报相提并论,但最终,新的服务体系将“彻底转过来”,基于过去成熟的业务模式,进行新商务模型的讨论,这其中涉及到新软件、硬件和IBM商业模型的投入,都会给IBM带来源源不断的收入。

  Gartner调查数据显示,2014年近80%的中国企业将在云计算方面增加投资。今年5月,IDC发布预测,中国公有云市场规模到2016年将达到 246.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38.6%。中国正成为全球“云计算”市场新的引擎。

  IBM大中华区云计算事业部总经理王胜航目前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忙于把“云”落地到数据中心上。在此之前,IBM一直在寻求符合条件的中国企业作为合作伙伴,将全球领先的企业级公有云服务引入中国。

  选择首都在线作为“公有云”的合作伙伴,是IBM第一次尝试在该领域开展全面的战略部署。后者是在国内政府、金融、娱乐、互联网等行业市场拥有高质量的客户和服务经验,双方将共同构建公有云平台。

  由IBM提供企业级的公有云平台技术和运行经验,通过首都在线针对中国企业的实际需求进行升级和优化,提供更具可用性的“公有云”平台。首都在线提供运营网络,同时也要扮演软件开发商的角色,在召集应用的同时满足用户定制化的需求。

  IBM此次似乎是要开始发力了,在沉默已久被其他科技公司抢占风头后,IBM能否再崛起。与另一率先进入中国市场的云计算企业微软不同,IBM在与国内厂商的合作中,不但承接该平台的设计、研发、构建,并且全面参与该平台建成后的管理工作。该平台将于2014年初正式上线提供服务。首都在线CEO曲宁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与IBM共建云计算平台,很大程度上可以让‘云地产’的面子工程找到新的驱动力,真正地解客户燃眉之急。”


相关阅读:
单号网 https://www.88d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