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世绘

通过计算自杀率来看富士康不可取

2019/12/2 15:33:46 我要评论

  被富士康请去会诊自杀问题的某国内心理学家称,富士康十万分之二的自杀率,远低于国内十万分之十二的平均自杀率,不足为怪。如果按这位专家的意见,富士康的工厂大楼今年还需跳下四十多位工人才算勉强“达标”。

  前两天和同事一起出差,在周末晚上赶回上海的飞机上,同事递过来一张报纸,上面硕大的标题:“富士康员工再跳楼”。我笑笑说,怎么一周前的报纸还留在飞机上?同事说,这不是旧报纸,是今天的报纸,富士康又有一名员工跳楼,“九连跳”了。我默然无语。

  今年以来,为了要不要报道富士康的问题,我总是在选题会上和报社的记者发生争论。每次一有富士康的员工跳楼,记者就吵着要做报道。我总拦着他们说:富士康不好惹,富士康曾对报道它“超时加班”的记者提出三千万元的天价索赔。虽然《IT时报》收到律师函也算家常便饭,但应付像富士康这样拿钱砸人的企业会很吃力。别的不说,富士康不管在台湾还是在大陆打官司,都会向法院申请冻结记者个人财产,编辑部很多人都在贷款供房,一旦闹出事来被冻结财产,你们怎么还房贷?谁又能保证报道中不出一点纰漏?

  好不容易把记者按捺住,过了几个星期,富士康又传出跳楼的消息。有情绪激动的记者说:报社给我一个月的假期,我去富士康卧底打工,保证全部采用一手证据。我说:现在报社人手这么紧张,大家没日没夜地加班,跟富士康也差不多了。给你一个月的假期,报纸怎么出啊?

  可能是因为人随着年纪增大,就会不自觉地变得软弱怕事,我一再阻拦报社记者去报道富士康,记者对我很有意见。但他们不知道,其实我的心里对富士康更是充满愤懑: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这个全球最大的代工厂倏忽消逝,这究竟是为什么?谁来给这些枯叶般坠落的生命一个交待?

  我查询了一下富士康连续发生的惨剧,今年以来几乎每个月都有两三名员工跳楼自杀,除了2月。2月是春节,员工回家过年,没空跳楼。

  “九连跳”是一件令人震惊的事件,但在富士康看来,外界是在夸大其辞。富士康发言人表示,9名员工的坠楼事件仅属个案,这是一个社会问题。而被富士康请去会诊自杀问题的某国内心理学家称,富士康十万分之二的自杀率,远低于国内十万分之十二的平均自杀率,不足为怪。如果按这位专家的意见,富士康的工厂大楼今年还需跳下40多位工人才算勉强“达标”。

  富士康的解释我听起来异常耳熟。这两年法国电信的“自杀潮”也是举世瞩目,由于企业重组环境动荡,两年内35名员工自杀。法国电信是这样辩白的:员工自杀都是孤立的事例,不能把它们联系在一起;虽然连续发生员工自杀事件,但并没超过法国的整体自杀水平。

  富士康的解释和法国电信如出一辙,那么法国社会接受了法国电信的解释吗?法国总统萨科齐亲自过问此事,原CEO迪迪埃·隆巴尔被迫辞职。法国工会把法国电信告上法庭,地方检察院就此对法国电信展开刑事调查,以判断管理层是否不知不觉地成了“杀人犯”。

  在法国电信掀起“自杀潮”后,政府、工会都积极展开了调查与干预,而在富士康的“九连跳”后,深圳有关方面却表态:劳动保障部门不能过多干预企业文化和管理。或许他们都觉得富士康的解释很有道理,或许是有关部门真的下不去手。富士康是当地利税大户,工厂所到之处都被待若上宾,要是对 “财神爷”不友好,自有其它省市会把它抢去落户。不知道这是不是有关部门对富士康员工自杀泰然处之的原因。

  对有些管理部门来说,GDP(国内生产总值)是命根子,至于GNH(国民幸福总值),那只是闲得无聊的人在嚼舌根子。


相关阅读:
创达盈配资有被骗的吗?是正规公司吗?真实可靠吗 www.ggs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