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郭台铭如何自拔

2019/11/15 7:36:43 我要评论

  柯志雄

  外头下在小雨,我和徐志强坐在MOSS咖啡,他一杯热奶,我一杯摩卡。四年前的6月中旬,他因一篇与丘慧慧合写的《出口冠军富士康劳工门调查》差点被告上法院,富士康的诉求是赔款3000万元,分到徐志强头上的是2000万元。

  人生很公平。要是这事不和解,徐志强也许一辈子也赔不出2000万元,但能拿出N个2000万元的郭台铭也有徐志强不需要面对的烦恼。

  12个人跳楼了。从数字上说,这是一打。但每一条生命都有独自的意义,无法用“打”来计算。再说了,鸿海与富士康的掌舵人郭台铭又经得起几打?

  先说精力。有这么一根芒刺在背,郭台铭再神勇,脑子里暂时可没太多精力可以考虑别的大计。

  再说点实际的。5月27日,富士康国际(02038.HK)股价暴涨。但饶是如此,从今年年初的8.6元到现在的6元左右,股价掉了三成,富士康的市值少了两百亿。这两百亿既包含了12条姓名的“血酬”,也包含了资本市场对富士康高层解决问题能力的失望——股价的跳水主要发生在过去的一个半月中。

  郭台铭需要再次证明自己的能力,理解这一条很重要。

  没错,黑手起家打拼出今天的鸿海帝国,郭台铭肯定是有能力的人,但彼得原理告诉我们,每一个都倾向于被拔高到他所不能承受的位置,当富士康的员工膨胀到90万,郭台铭需要证明自己有管理百万大军的能力。这是12起跳楼所发出的砰然质问。

  换句话说,郭台铭眼下正在接受一场严厉的面试,一旦面试不通过,更多的客户质疑会与资本市场的质疑叠加,后果非常严重。

  毫无疑问,富士康现在陷在泥潭中,郭台铭如何自拔?形象地说,一个人拔自己的头发是拔不出泥潭的,这既是物理定律决定的,也因为对自己下手,往往下不了狠手。

  富士康最近召开的“第三届海峡两岸心理暨社会学专家团调研座谈会” 上,来自中科院、清华大学和台湾等多位专家关于富士康员工坠楼事件有许多讨论和建议,据说现在的举措已吸收了他们的真知灼见。

  例如有:培养专业的心理咨询师,目前已经有70位咨询专家通过考试,未来将建立1000人规模的咨询师队伍;成立“相亲相爱”小组,每50个人一组,相互关照发现问题及时汇报;三是在所有的宿舍区域建立150万平方米的防护网,阻止员工跳楼;四是对新员工进行心理测试,希望能够提前掌握员工的心理状态,及早应对。

  上述措施,有的效果太慢,有的很难说起的是什么作用。比如建立150万平方米的防护网,说句不好听的话,假如潜在自杀者改为割腕,难道今天富士康面临的麻烦会少几分?再比如新员工的心理测试,就算你能测出每一个人的自杀倾向(这个千分之一,那个万分之五),又能怎么样?

  而且,上述措施隐隐地暗示,郭台铭把决断交给心理学家,但诚如上面所言,这是一堂关于管理能力的考验,考的不是别人,正是郭台铭。考的是这个过去成功证明过有将才的这个人是否具备帅才。

  从处理公共关系的考验来看,郭台铭之前的表现是不合格的。比如郭台铭说,“据统计,富士康今年发生的11起跳楼事件中,9名员工入职不到半年,所以我觉得最主要的自杀原因不是来自工作压力,而主要和员工的心理素质、性格特征、家庭环境有关。”

  这是很糟糕的回应,莫非这些人换了个别的单位,他同样会自杀?这一点无法证明,因而显得像推卸责任,尽管郭本意未必如此。

  他的另一句,“死亡人数和总体人数是有关系的,如果我将富士康拆分成40个、90个公司、那么富士康的死亡人数也不会那么高,大家也不会如此关注富士康了”,同样只会火上浇油。

  一旦郭台铭明白,眼前的这场危机实际是考验他管理百万大军能力的“帅才考试”,也许他就知道,他该做的不止是这些。

  对许多人的职业来说,无过就是有功。但对百万大军的领军人物来说,逻辑恰好倒过来,无功就是有过。

  郭台铭首先要做的是明确地说,过去的责任首要在我,接下来需要做的决断在我——尽管需要专业人士的辅助。

  其次,富士康要做的是最大程度的透明。与其让媒体人士去“卧底”,还不如大大方方地公开招募体验人士,凡是媒体或是其他有兴趣想知道在富士康做工人滋味,统统放行,并公开承诺重奖优化措施。如此方能彰显,我富士康只要能解决问题,不在意你到底褒贬。

  其三,无论博客也好微博也好,郭台铭应动态地与外界沟通自己正在做的努力。只要总是处在质疑与反驳,局势永远是郭台铭与“非郭台铭”两方对抗——还有比这更不利的角力吗?如果明确地摆明“我在意那些或许还会逝去的生命,现在请帮我,事后是杀是剐由你”的姿态,情况就大不相同。

  其四,目前外界猜测的每一个原因,富士康都愿意表示改变的诚意,对峙同样会缓解。例如,一些外界的看法认为,自杀的原因在工作条件,眼下这一点的验证其实是很难的,但郭台铭同样有表达富士康决心与诚意的可能,比如宣布所有富士康文职人员与管理人员接下来每年都会有一段时间在生产线上轮岗,与生产工人同食宿共生产。

  凡此总总,还有许多,但最重要的措施,我猜想依然是拆分富士康——不是拆成多少家公司,而是拆分工厂,从而控制单体工厂的最大合理规模。

  尽管这样成本与费用可能会增加,但假如这是有效的措施,换来的是一个依然可以增长的新框架。


相关阅读:
舒尔佳的副作用 http://fitness.39.net/alstjn/180713/6395223.html